踩蘑菇

060525

遇到麻烦的时候就喜欢翻这句出来看看

托尼丶莫里森的父亲对她说

听着,你并不在那儿生活。你的生活在这儿,在家里,和你的亲人在一起。只管干活就行了,然后拿着钱回家来。

060531

东六的时候,在awake的笔记本里看到的,她说是什么音乐的什么,:P  但是印象一直很深刻,今天把它找出来了,现在再看有点韩国那些个MV的感觉。 

如果一个人的初恋沉闷且亢长,不知算不算很奇怪。

高三的时候,别人还都忙得昏天黑地,我父母就早早帮我办全了出国手续,
只等我领到了毕业证goto美利坚了。

我们班有个男生称大P的,特能说,一般播音时间是早自习“体育快递”,
课间插播“时政要闻”,午间休息“评书连播”,晚自习“经典音乐”……
刚和我同桌的时候,有天晚自习大唱《我的太阳》,我在一旁偷喝着可乐,
唱到高音时……大P还得意的问我:“怎么样?”我狠狠的给了他一拳。以后大P一直叫我十三妹。

我和大P的交情在互相诋毁和自我吹捧的主题下愈加巩固。
大P生活在一个聒燥的世界里,总是发出各种声响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好象这样就能证明他什么似的。
我习惯他这样,习惯了他自己出自己的洋相,习惯了和他一天到晚吵吵闹闹。
常常是上课我替他对答案,他趴着睡觉;自习我背单词,他用函数计算我的失忆率;
吃饭我吃瘦肉他吃肥肉,因为他需要“营养”;打架不管输赢我统统拍手称快;
放学走在楼道里我们还大声小叫的互相嘲笑一番。我们象哥们一般横行在高三年级,要多默契有多默契。

我听过一种说法,每个人都是一段弧,能刚好凑成一个圆圈的两个人是一对。那时我特相信这句话。
我越来越感到我和大P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简单直接,毫无避讳,我自信比谁都了解他,本来他就是我自己嘛。

我心里有个念头,这个念头关于天长地久,有回我对大P说:“我好想在高三呆一辈子……”。

转眼到了我起程去美国的那一天……
“别得意,搞不好折腾几年还是我们俩……”这是我听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

那年高考,大P考进了北大。而我刚到洛杉矶,隔壁的中餐馆就发生爆炸,我家的半面墙都没有了。
我搬家了,办了一年的休学。给大P发了封E-MAIL,只有三个字……我搬了……没有告诉他我新家的电话。
新家的邻居有一对聋哑夫妇,家里的菜园是这里最好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恩爱的一对,
有时候他们打手语,我看着看着就会想起那个大圆圈,想起大P,心里就一阵痛。
他们听不到,只能用密切的注视来感应对方,那么平和从容,这是不得安分的大P永远不能理解的世界。
我买了一本书,花了一个秋天自己学了手语,就这样我慢慢进入了毫无声息的世界。

我闲来无事,除了陪邻居练手语之外,就是三天两头往篮球馆跑,替大P收集NBA球员的签名。
或者邮去最新的卡通画报,感动得大P在E-MAIL上连写了十几个“谢”……
大P的E-MAIL很直接,就象他的人一样,在E-MAIL里他还主动坦白正在追女生。我的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再往后就是春天了,我还是老样子,只是手语有了专业水平了,
大P在我这个“爱情导师”的悉心指导下,已经初战告捷。
我想只要他快乐,我就也该快乐,能做他的哥们也不错。

纽约交响乐团要来演出,我背着父母替别人剪草坪,忙了一个月才攒够门票。
我偷偷把小录音机带了进去,给大P灌了张LIVE版。
大P回E-MAIL却抱怨我只顾听音乐会,第一盘录完了也不知道,漏了一大段。
我心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眼泪又流了出来。

六月份我回了北京。
大P参加的辩论会刚好决赛,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回来,悄悄的溜进了会场。
这一年来大P变的人五人六了,他总结陈词时所有人又笑又鼓掌的,我知道他发挥的很好,我早就知道。
辩论会结束,大P他们赢了,下场时我看见一个长的挺清秀的女孩向大P迎了过去。
那一刻我才知道,大P需要有人临头给他一盆冷水,这样才不至得意忘形,我知道这已经不重要……

回到美国后我的信箱里有两封信是大P的,第一封说他 在决赛场看到一个简直和我一样的女孩,
他叫十三妹那人没有理他,可见不是了,不过能像成这样,真是奇了,
第二封说他女朋友虽好,但总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什么,问我怎么我们就能直来直去?
我在电脑上给他打了一封回信,告诉他我才是他的另外的那半个圈,只是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凑成一个圈。
这封信我存着没有发。

我没有告诉大P我家的电话,我总是容易得到球星的签名,
我背着父母赚钱看演奏,连磁带录完了都不知道,我不想大P知道我回了北京,
我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放弃了我的半个圆圈。

因为中餐馆爆炸后我只有靠助听器生活了……

 

060607

       摘唐传奇中,若干喜欢的片断:

       君曰:所杀几何.曰:六十万.伤稼乎.曰八百里.无情郎安在.曰食之矣. ——<柳毅传>

       贵极禄位,权倾国都,达人视此蚁聚何殊 ——<南柯太守传>

       伺儿不答驰走大呼曰:前时遗策郎也. ——<李娃传>

       "郑生有六尺之躯而不能庇一妇人,岂丈夫哉,且公少豪侈多获佳丽遇某之比者众矣,而郑生穷贱耳所称惬者唯某而已,忍以有余之心而夺人之不足乎,哀其穷馁不能自立,衣公之衣食公之食故为公所系耳,若糠溴(左米)可给不当至是" ——<任氏传>

       噫人生之契阔会合多矣,罕有若斯之比.常谓古今所无,无双遭乱世籍没,而仙客之志死而不夺.卒遇古生之奇法取之艰难走串后得归故乡为夫妇五十年何其异载. ——<无双传>

      因与三千万以此不痊则子贫在膏肓矣.子春曰…我何以当之因谓老人曰吾得此人间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足食于名教复圆矣…吾子之心喜怒哀惧恶欲皆能忘也,所未臻者爱而已,向使子无噫声吾之药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难得也. ——<杜子春传>

      乃知真人之兴也非英雄所冀况非英雄乎. ——<虬髯客传>

      我尝于某处得某姬犯某事我以某法杀之日日陈说欲令惧之…——<霍小玉传>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纯转.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