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雪

<GREENSLEEVES-不是和很喜欢这个找不到其他的链接>
 
 
薛紫夜——苏樱
               苏樱是不是医生?不过一看到薛的形容我就马上联想起苏樱的样子(当然是我想象的样子),如同不能和铁心兰(厄,其实比较会想和林诗音比,因为秋水音的身份比较会让我想到林),总是只能强调她们的聪明相,饱满的额头,一样漂亮的眼睛(好奇怪,眼睛和聪明有什么关系?想起来很多情况下写被称为公认的美女的时候好象不会一直强调她们的眼睛,公式化的带过一次就可以了,但是更以才智取胜的一些角色,象班纳特二小姐,眼睛都变重点了。),还有头上唯一的装饰,一只簪子。苏樱其实不记得了,反正想象里是这样。不过苏樱比较幸运,因为她更聪明,她的小鱼儿也明显比霍某人聪明——所以他们最后才可以幸福吧?(这样一来好象是说薛是“笨”死的?好吧,她毕竟是人,而且是孤独的一个人,转不过命运之轮才惨死的吧。)
 
 
妙风——濑田宗次郎
              妙风对山中老人的感情和宗次郎对志志雄感情是一样的,武学上所修习的也近乎相同,毫无杀气的“如沐春风”(宗次郎那叫什么?仅记得被称为“天剑”的御剑天才)。不过妙风身世设定感觉没有宗次郎好,毕竟宗次郎是恨他的家人的,而志志雄教的强者即为正确者的理论在那时侯正好救了第一次染血的他;而妙风的家人可都是魔君杀的呀,他亲眼所见,即使是亲姐要放弃他也不应该——或者归结于他性格的软弱吧,不然那么好骗,薛紫夜三番两次就他就完全把他收买了,剑心当年为了唤回宗次郎失掉的感情可是费了不少心力啊~
 
 
 
最后一次赌酒后梅树下的偎依而眠——避难至乡下剑心和巴的那个雪夜
            对巴一直没有什么感觉,可能就是因为不太能理解那个夜晚吧。霍某豁然开朗起来的心理,我似乎也能知道一点了——忽然可以试着把包袱暂时放下了,感受到了放下时的那一刻轻松,难道还会再想要背起那个本来于自己就没什么所谓的包袱吗?……说不出来……阿薰还是很幸运的……
 
 
果然已经看过两天,没记得什么了。。。。。
 
一直会想到江南附在<此间的少年>后面的短篇,有点象,象在……与一个要靠人参吊着一口气的孩子的联系吗?
其实都是妥协,能做的只有保全自己为底线的挣扎。
 
 
我也是喜欢故事后边的故事的人,现在的小说总喜欢先看看后记,看看作者一路的心情变化,后记能被认同的,他们写的故事一般也可以了。
虽然郭敬明写的故事早已经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不过我最先看到还是《幻城》后面的后记,至少那部分是接受的。
 
沧月很好。
 
 
请原谅于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我最终无法坚持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  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 B. C. 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